当前位置:主页 > V哇生活 >王雪红关键三错

王雪红关键三错

2020-07-24   分类: V哇生活   参与: 843人  作者:
王雪红关键三错

宏达电今年第一季自结财报,每股税后盈余竟然只剩下0.1元、外资直言「跟赔钱没两样」。0.1元这个惊人的数字,其实在提醒投资人一件事情──宏达电的危机还没结束!宏达电究竟犯了什幺错?让这家原本和三星竞逐Android作业系统全球代言人宝座的品牌,现在只能力搏保持超越SONY、LG的地位?为何过去一年多,原本董事长王雪红身边的战将会一一离去?经历威盛股王沉沦教训之后的台湾女首富,现在会让宏达电投资人再受一次伤害吗?王雪红是不是还欠投资人一个交代呢?

四月三日,美国硅谷,宏达电执行长周永明与脸书创办人祖克柏一同登台,发表世界上第一支搭载脸书软体的手机。这是宏达电继与谷歌合作后,好不容易再次夺回「世界首发」的新起点。五天之后,四月八日,位于新北市新店的宏达电总部在这一天发布今年第一季财报。结果,财测再度失準,营收只有四十二亿元,比去年同期大跌三七%,税后净利只有八千五百万元,每股税后盈余只剩下○.一元,创下史上最低纪录。

短短几天,宏达电的内部气氛上沖下洗,如洗三温暖,又骤然冻结;彷彿是近五年来宏达电发展的缩影。

二○○七年,宏达电抢下智慧型手机滩头堡,代表Android 阵营直接单挑iPhone。二○一一年,宏达电股价登顶冲破千元,第三度荣登股王。隔年,董事长王雪红与其夫婿陈文琦以六十八亿美元的财产成为台湾首富;宏达电更风光入围全球百大品牌,成为台湾发展品牌之路的新典範。当时的王雪红面子、里子都有,似乎也成功洗刷了外界对她经营威盛留下的负面印象。

没想到,才短短一年半的时间,宏达电市值蒸发九千多亿元;几度试图反攻、却依然瘫软在泥淖之中,让不少过去以公司为家的元老战将不胜唏嘘。

「不意外,没亏钱就不错了。」虽然很清楚宏达电正在力图振作的阵痛期,但是,巴克莱资本科技产业分析师盖欣山仍然长叹一口气说:「去年宏达电真的犯下太多致命错误了。」

身为公司负责人,王雪红到底做错了什幺事,让宏达电挑战三星之路走得这幺艰辛?

大多数外资对于宏达电难看的财报数字并不意外,他们早在一个月前就陆续调降宏达电评等。因为,宏达电二月在英国盛大发表的旗舰机「新hTC ONE」,果然如众人所担心地──因供应链供货不及而延迟出货。

这次出包的供应商是香港公司──爱佩仪(APP)。宏达电执行长周永明敢在发表会上挑战传统观念强调「高画素不等于好相机」,就是因为爱佩仪独家供应相机光学模组中的音圈马达(VCM)。

宏达电是爱佩仪第一家手机客户,如此未经磨合的初体验,面对百万订单果然「卡弹」,成为宏达电延迟出货的关键失误。

新机频难产 执行力跟不上政策转变

出货延迟,反映出王雪红在经营上所犯的第一个错误──这家公司的执行力跟不上决策速度。发表之初,爱佩仪就有量产困难,但宏达电未在第一时间就分散风险採用第二供应商,也在发表会之后才陆续派工程师到爱佩仪深圳工厂协助,据说四月才有数百名人员大量进驻。虽然宏达电不愿证实派员协助供应商的确切时间点为何,但,麦格里证券不留情地指出,供货要到五月才能完全恢复正常,「让消费者等待,等于赔钱。」

「这样的问题不是第一次发生,去年底的蝴蝶机也曾有相同情况。」盖欣山说,宏达电在供应商面前喊水会结冻的势头已非两年前可比拟。二○一二年底,宏达电临时决定把日本热卖机种蝴蝶机拉到台湾贩售,结果,市场反应很好,但根本拿不到货。「你去问宏达电、蝴蝶机本来有没有要在台湾卖?」一位今年年初为了抢货而头痛不已的通路高层看着钞票从眼前飞走,更是气得不得了,大骂宏达电在蝴蝶机最缺货的时候,桃园工厂却老神在在停工三天进行例行年度盘点,让通路戴着钢盔被消费者骂臭头。

一位曾获得宏达电处长级聘任的业界人士说,面试时,高阶主管很明白地说:「这家公司的高层策略常有改变,到职前请有心理準备。」这个提醒很中肯,一二年初,宏达电改变以往的机海策略聚焦旗舰机种,企图替品牌扬名立威,但如此重大的策略调整却没有做好充分準备,从那时起,凡高阶旗舰机种总会有量产问题。

王雪红关键三错

留不住人才 洋将水土不服、开朝老臣求去

「这家公司的设计部门和生产部门像是活在不同世界,」一位不愿具名的产业分析师说,宏达电设计的手机因策略调整而被迫採用良率不高的零件,太过大胆。一位专业人士分析说,宏达电以往的机海策略备料的思惟,与专注旗舰机种的备料方式就是不一样,如果没有做好事先完成生产、供应链管理一併到位的準备,肯定会出问题,因为再好的产品,如果无法量产都是一场美丽泡沫;「手机是消费性产品,不是艺术品。」

他强调。「抛弃机海战术是对的,但公司执行力要够,策略才能奏效。」研究机构顾能产业分析师吕俊宽表示。深入探究执行力不彰原因,会发现宏达电的人力流动速度太快,经验无法传承累积是一大致命伤。

宏达电全盛时期,大动作高薪挖角许多来自索尼爱立信、微软的洋将,并赋予开发新事业、让公司更国际化的任务。这些洋将年薪动辄千万元起跳,但能久留发挥战力者却是少数。一方面是企业文化迥异,另一方面,二○一一年底起宏达电走下坡,洋将们所负责的新事业多半不再受支持,从云端事业、平板电脑、语音识别、数位内容等陆续喊卡,「见苗头不对,当然赶快钞票数完就走人。」一位分析师如此说道。

洋将走了不打紧,一路打天下的老臣也跟着离去。近三年离开宏达电高阶经理人岗位人数高达二十人。虽然王雪红向来礼贤下士、尊重专业经理人。这本是好事一桩,但当高阶主管流动频繁,公司负责人就应该了解其中原由,避免因人才流失而形成公司经营危机。然而,王雪红除了找来她最信任的高盛合伙人张嘉临出任财务长外,对此现象仍无意过度干涉。

去年底宏达电延揽远传电信副总何永生担任行销长,表面上是王雪红亲自拜会远东集团董事长徐旭东商借爱将,但熟知内情的人都知道,「人是周永明找的」,王雪红几乎最后才被告知,因为要请她出面拜会徐旭东借将。

一位知情人士指出,前任行销长王景弘去年九月就没进办公室了,其间与周永明数度不快,王雪红明知道两人已生嫌隙,但却未积极调停,还让非行销出身的业务团队打造一支高空跳伞,却被多数玩家评为经典的失败广告。

众所皆知,周永明与同为美商迪吉多出身的营运长刘庆东、研发长陈文俊为主的「迪吉多帮」,是公司内部权力最稳固的一群人,周永明于去年曾发一封主旨为《我将再起》的信给全体员工,内容表示宏达电将扼杀官僚体制。但几位中高阶主管表示,官僚的来源正是因权力过度集中,让后来加入宏达电的人难施拳脚。

相关文章

文章热点

最新信息

随机文章

申博太阳城_金城娱乐app送金币|时尚生活元素|生活信息便民|网站地图 申博网投代理 sunbet(官网)中文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