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V哇生活 >匹兹堡市长WilliamPeduto:为什幺我们要让Uber

匹兹堡市长WilliamPeduto:为什幺我们要让Uber

2020-06-19   分类: V哇生活   参与: 941人  作者:
匹兹堡市长WilliamPeduto:为什幺我们要让Uber

就在上个月,Uber 发表了一份惊人的声明:匹兹堡市的 Uber 客户可以预约其自动驾驶汽车。市长 William Peduto 指出,此次 Uber 测试不仅是一项便民之举,而且可重振匹兹堡市在全球经济市场中的地位。

Q: 匹兹堡市是全美首个拥有自动驾驶通勤车的城市。它是怎幺做到的?

A:Uber CEO Travis Kalanick 早在一年前就开始筹划了。他原本计划在哈里斯堡市进行实验,但哈里斯堡市的法律法规不允许自动驾驶汽车上路。而我和 Travis Kalanick 初次见面的时候,他就提到了匹兹堡计划。「那是什幺?」,我问。他说:「你知道曼哈顿计划吗?匹兹堡计划就是我们 Uber 的曼哈顿计划,我们打算在匹兹堡市搭建一个自动驾驶汽车中心。」他的这句话激起了我的好奇心,而从与他进一步对话中得知,Uber 已在匹兹堡市设立总部,当年年底已有 200 名员工,而现在已经有 500 多人。

Q:接下来发生了什幺呢?

A:大概半年前,匹兹堡市与 Uber 就在市内进行自动驾驶汽车的相关测试一事达成协定,政府各界与 Uber 一起合作,不断扩大实验规模,扩充实验设施。

Q:协定内容是什幺?Uber 是否会对自动驾驶汽车事故负责?

A:目前并未书就正式的纸面协定,但 Uber 必须遵循宾州法律,使用取得驾照的司机驾驶车辆。我们要求 Uber 与我市警察局交通部门进行协商,以保证市民人生安全,而测试期间发生的任何事故,将由 Uber 承担所有责任。

Q:为何要挑选匹兹堡市作为实验城市?

A:匹兹堡市地势複 杂 多变,有多座桥樑,且气候变化明显。而正是这些因素成为了 Uber 的测试地。匹兹堡市不大,不会因为一些行政程序而中断计画进度。且匹兹堡市拥有世界一流的机器人团队,卡内基梅隆大学颁发了世界上第一个机器人学博士学位。除此之外,匹兹堡市不但创新能力强,其生产製造能力更强。所有打造自动驾驶汽车需要进行的实验这里都可以完成。匹兹堡市拥有百年製造史,掌握着世界上的先进製造技术。

Q:Uber 一直为匹兹堡市的司机们提供着就业机会。然而,其自动驾驶汽车研究又将使得匹兹堡市废弃司机这一行。你介意吗?

A:我们的问题不在于司机这一当会不会消失,而是在于这一新的产业将在哪里诞生。有许多城市正在成长为新的工业中心。而匹兹堡市是唯一一个拥有自主学习能力交通讯号的城市。自动驾驶汽车是世界科技发展的大趋势。飞机航班、货物运输都将自动化。这是一个在未来十年中足以永久改变人类交通、货物运输的产业,如果我们匹兹堡市不把握这次机会,我们就是在把产业领航人的位置让给其他城市。人类交通,特别是城市交通,正在朝着互联、电气化和自动化发展。这不再是趋势,而是既定事实。

Q:虽然民众很沮丧,但 Kalanick 希望新的技术能取代所有 Uber 司机。

A:五年前还没有 Uber,我们就曾希望能用先进技术来弥补司机短缺问题,而这便需要车载感应器与车辆自动化的相关设备。是什幺让 Uber 在这产业中独树一格呢?与 Google、VOLVO 不同的是,Uber 是与自动化製造厂商合作,而一谈到製造,就是匹兹堡市的天下了。我们是製造专家。

在我人生的 51 年中,并未目睹这座城市有多繁荣,反倒经历它的经济萧条。高中毕业时,匹兹堡市的失业率高达 1 9%,高于美国大萧条时期。我眼睁睁地看着家人们离开,朋友们离去。我替许多政治家工作过。竞选时,他们无一不宣称要如何如何重振经济,而同期的人民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。人们喜欢卡内基梅隆大学的 Dick Cyert,因为他发明了第一个机器人并建立了超级电脑中心。我们在痛苦与磨难中沈睡了三十年之久,终换得今日一夜成名,老旧的钢铁工厂定会被新工业而取代。曾经的钢铁之都又回来了!

Q:自动驾驶汽车是否会应用到公共交通系统中?

A:我们可以规划一个「最后一英里」计画。设想以下两种情况:假如一位老人住在公车站一英里外;或者患者搭公车就医,但公车站与医生办公室相距甚 远 。公共交通系统可以提供车辆负责接送这「最后一英里」。这是我们可以想到的,也可以实现的事情。我们需要建设一个能实现「最后一英里」的、健康的公共交通系统。

在过去的九个月中,我与这些科技公司一同工作,亲眼见证了这些技术的飞速发展。

Q:你坐过自动驾驶汽车吗?

A:Uber 宣布提供接送回家服务的当天,其车辆中有一辆自动驾驶汽车,我恰巧坐在其中。车内司机手握方向盘,但并不控制油门剎车;副驾驶有专人查看连接车辆的电脑萤幕,当车辆无法识别某一物体的时候,车辆警示灯亮起,提示司机接管车辆。这一切都进行的有条不紊,没有给我害怕的时间。而与之相比,我更害怕的是司机还是一名 18 岁的小孩子,而且他还在玩 Pokémon Go。

Q:许多人对自动驾驶汽车心怀畏惧,有读者问我您有没有与 Kalanick 谈过这个问题?

A:我曾与 Kalanick 共进晚餐。一同就餐的有 Google Maps 的创办人和 Twitter 工程师。我问他们:「你们知不知道民众对无人驾驶汽车很担忧?在路上开车的时候,旁边停的车竟然没有司机是会引起他们焦 虑 的。」这种考 虑 没有意义。他们说,民众应该考 虑 的是基因工程一类的技术——怎幺能肆意篡改 DNA 呢!说到这里,他们提到了韩国进行的动物複製实验。而我事后调查了一下资料,确有韩国的一名医生进行了相关实验,引起了学界的广泛议论。

Q:听起来,他们好像在回避这个问题。

A:你总能从其他科技公司的执行长那里听到「让世界变得更好」一类的美词,但 Kalanick 不会。我跟 Kalanick 说,Uber 一定实行超越自由主义。Uber 的工厂才是民众正确的方向,因为它是属于人民的。其他的科技公司虽然也是成功的,但它不属于人民。

这座城市是由像我祖父这样的人建立的,他们为钢铁工厂奉献了一生,造就了匹兹堡市的中产阶级。因此,当我们要发展 Uber 自动驾驶汽车技术时,民众的安全一定是首要考 虑 。

相关文章

文章热点

最新信息

随机文章

申博太阳城_金城娱乐app送金币|时尚生活元素|生活信息便民|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利来手机版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明升国际集团